三水王

个人博客 发什么全凭心情


一八 /佛茗
应昊茗穿老九门(电视剧设定)

应昊茗毕竟并非天生从事此业,无论是扑鼻的尸臭或是入目一具具尸体都让他一时难以接受。但来的路上他还是一路观察了尸体的形态和棺材上的标记,直观的感官冲击让他切身体会身在其中。身为演员本就入戏快,何况他一直对世界持有保留态度,说不定大家都生为他人笔下或书里的一员,谁又能知道呢。
他虽进入这个故事,却并不试图改变事态走向,殊途同归改变皮毛无甚意义,但也不会照本宣科,这是个活生生的人,喜怒哀乐言行举止都应是他所决定的。

“大拇指弯曲,应是木屐所至。”张启山举灯照着床上尸体的脚。几息后任没得到想象中的反应,不由侧目望向他。

“佛爷说的有理。”

张启山挑眉转身向前走,并波动右侧挂的衣服,果然掉出一叠图纸。应昊茗跟着他后面没动,张启山弯腰捡起这叠纸快速翻阅后回头看他。“这可能是日本人在长沙做的一项秘密实验。”
“如果这些人都是因这实验而死,岂不是会殃及长沙百姓。”应昊茗接话,他不想让佛爷对他产生多余的怀疑,一夜从话唠变哑巴傻子都能看出异常。跟何况他打算融入这个角色并成为他。
张启山环顾这些尸体后接着往后走,“去下个车厢看看。”
应昊茗紧跟其后,在车厢端口张副官拿着两个面罩过来。“佛爷,时间有限属下只找到两个。”应昊茗此时简直可以看到副官身后的圣光。之前怕吸入腐气别说说话,呼吸都小心翼翼。

“你和八爷带上。”
应昊茗赶紧从副官手上接过两个面罩,往张启山怀里扔一个,另一个自己仔细带好扣上。“我和佛爷进去就行了,你在外面等着吧。”
进入最后一节车厢,发现里面尸体错乱的趴在地上,张启山指出现场打斗痕迹。两人举灯探向四周发现铁门后面的棺椁,张启山随即凑近过去。应昊茗无奈当起解说,“佛爷可注意外面的棺椁和这里有所不同。”

“外面那些棺椁大小相同,且标有同一记号,推测可能为副棺,而佛爷您面前的这个则为…….”
“主棺?”张启山拉开铁门,围着这棺绕了半圈。“是了。”手上的灯光聚积在棺首的铭牌上。

“佛爷可有办法开棺?”
“此棺为哨子棺,需要一些准备。”语毕唤来副官。
张家兵将主棺抬会张府,看着他们做着开棺准备,那位选中的亲兵明明手脚都微微哆嗦却表现出一副义无反顾的样子让应昊茗莫名觉得有些想笑。张副官略显疑惑的看着齐铁嘴想他看到这些怎么这么安静,怕不是被吓到了。张启山关注这个主棺和那个亲兵到也没有注意到他这边来。
当那亲兵颤颤巍巍又视死如归的将手伸入洞口中是应昊茗就暗叹不好,果然那亲兵面露恐惧,惊慌失措的开始呼救。眼看击锣的人即将敲响锣声,张启山厉声制止可击锣之人反应不及,这时一只手横过抢下锣槌,并俯身按住亲兵,“放松!”亲兵这时早就头晕脑胀听到一个声音立马当救命稻草只会认真听从。“慢慢将手抽出来。”
亲兵顺利将手抽出来之后暮光涣散软摊在一旁,张启山箭步向前扶起亲兵让旁人将他带去找医师,同时深深的看了齐铁嘴一眼,脱下手套挽起衣袖亲自开棺。
打来的主棺并没异常,和之前那些尸体一样面朝下,张启山在尸体手上发现了那枚戒指,应昊茗委婉提示这是属于南北朝的,他自然懂了,去寻二爷去了。
应昊茗虽然知道这个剧情,甚至他们即将下斗所探寻的秘密。但他终究是个外来者,没有扎实的根基,贸然将所有东西全盘托出他们也不会相信,用还未发生的事作为证据简直是愚蠢。就和作弊的孩子一样,成绩不是自己的实力得来完全经不起推敲。

那么接下来就交给二爷了,他很期待之后将发生的事情呢。

评论(5)
热度(69)

© 三水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