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水王

个人博客 发什么全凭心情

一八 /佛茗

应昊茗穿老九门(电视剧设定)

 


张启山去了二爷处,听说惩治了一个不长眼的。长沙城谁人不知道佛爷威名,一看便是外来户,怕是要遭殃。应昊茗待在自己铺子里啃着萝卜,一大早被逮过去肚子早就空荡回响了。说齐铁嘴穷这下他是真信了,不大的铺子就他一人和一水萝卜。书上说齐铁嘴承齐家一派,分阴阳,定乾坤,到了他这辈只剩些微薄的道行了。不过庆幸的是这行规矩多,窥天事,要锁口避世,平日各门走动不多,这回佛爷是事出突然才将他提出来,想必这佛爷就算觉得他有所异样也不会特加审问。

 

应昊茗给自己泡了壶茶,斜靠在藤椅上,这大冷天的连个垫子也没有,他也不在意。将腿耷拉在前面算命的架子上,叼着茶壶眯着眼头一点一点的整理思路,从醒来到现在总算可以停下来仔细想想。要说之前的从容其实不尽然全是真的,多少有自我安慰的份在那,一个几十岁的大活人突然来到异世,不吃惊当然是假的。可应昊茗没别的,就是想的多且随遇则安,到底他是蝴蝶还是还是庄周呢?所以他且劝自己安心走着瞧。

想想现在佛爷应该把戒指给二爷了,二爷肯定正纠结着。当他们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他就没法儿当他们是假的,即使他们说着既定的句子,做着已知的事。

 

那枚顶针上面的杜鹃花,必当和二爷脱不开关系。但是想着这位二爷家中病怏怏的夫人,接下来日子定不安生,如果那些事即将发生,是袖手旁观还是从中作梗。可能因为自己的所为就没有了后面的陈皮阿四,不不不,二爷夫人早已药石无灵,他救不了夫人,就算阻止了裘德考送药还是无用,该来的总会来的,那就等着吧。应昊茗想着一口干了这壶茶,起身收摊回府等着那位大佛爷召见。

 

到达张府,张启山告知二爷不肯出手且断言此事凶险。

“若真如此,那佛爷您打算?”

“如果是真的,那和日本人的秘密实验脱不了干系,长沙城就危险了。”张启山三指摩擦着手套,即刻放下。“事关长沙,我们一定要彻查!”

“可二爷不肯出山,我们对这儿一点头绪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应昊茗略显哀怨的看着张启山。张启山冲着他一勾唇,“谁说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

……

 

回去的路上应昊茗还在想着走之前张启山的那句半哄半劝的承诺和笑容,无奈这不论是哪个张大佛爷都不是什么省心的主儿,这皮相这身态啧啧啧。

 

第二日。

“佛爷,您说八爷会来吗。”

“来,他一定会来。”张启山目视前方早已看到那人的身影。

“佛爷,我在这呢。”应昊茗冲不远处的二位招招手。

“八爷,您这大老远的莫非是走着来的不成?”张启山和张副官驱马迎上去,副官低头调笑着齐铁嘴。

“当然拉!咱们这是来查案,要的就是低调,想我行走江湖,靠的就是这两条腿儿。怎么,不成?”应昊茗没有抬头看张副官,动手理了理自己的布袋。

“上来,你这样太慢了。”张启山没理会他们逗贫,抓着缰绳,冲着齐铁嘴道。可看到他一脸不愿的迟迟不肯动作,有些恼了瞪着他。副官一看不好,“八爷,您来和我一起骑吧,前面还不知道有多远,您也累了不是。”

应昊茗还是没动,抬起头看了看副官后落在张启山脸色不太好看的脸上。“不是…佛爷,那个…我,我上不去啊。”

张启山看到下面这人露出苦相,可怜兮兮的样子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俯身伸手将他拽上马背,马走起来他自然被晃的贴在他背后感受到他有些紧张,张启山一遍好笑一遍把好缰绳让马绕开地上的坎坷。


评论(6)
热度(45)

© 三水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