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水王

个人博客 发什么全凭心情

一八 /佛茗

应昊茗穿老九门(电视剧设定)


饱餐后进屋看到那些人已经熟睡,偶尔还发出几声呓语。张启山坐在桌前转着茶杯,若有若无得打量睡着的几人,“你们睡吧,我就这儿休息下,有异动也能及时反映。”张副官自然不赞成,却抵不过对佛爷的服从。

应昊茗到没表示什么,爬上通铺,揭开被子一股子霉味,旁边还传来一阵脚丫子味儿和鼾声。但是耐不住白天太劳顿,既然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晨起的第一缕阳光打在永安旅馆的门脸上的时候,那几人熙熙索索的爬下炕。在他们走出院子张启山把其余两人敲醒,两人都一咕噜的立了起来,张副官不说,应昊茗是常年拍戏成的习惯,片场时间不稳定,找了时间就睡,到他了马上就能起来,看起来还就像没睡过一样。

他们跟着那行人一直来到郊野,眼看雾越来越大,他们变得更警惕了些。张启山放慢脚步让齐铁嘴离他不到半步只差,给副官使了个眼色,副官转脚走到齐铁嘴身后。

雾越来越浓,他们跟着的人突然不见了踪影,嗅到一丝危险,三人停下背对而立。不远处向他们飞来个什么东西,应昊茗看不清,但听到有破空声。而张启山视力非凡,反手将他往副官一旁推倒,自己来了个华丽转身,即后冲向现身的几人。他虽看不清,但是听声也知道那里正发生一场打斗。那些人怎么能和张大佛爷相提并论,不多时张启山就回来寻他们。应昊茗坐在地上有点愣愣地看着上方的佛爷,阳光刺破浓雾打在佛爷身后,既真像一尊金佛。他还没回过神来,也就忽略了佛爷冲他伸出的右手。还是张副官推了他的胳膊一把让他意识回笼,“八爷,您起了吧,看不出您还挺沉。”

他抽出副官肚子上的大腿,自个兹溜的爬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屑,有些不好意思的去扶张副官,被他拒绝了摸了摸鼻子,转身对张启山伸出大拇指,“佛爷您牛啊!就知道他们不是你的对手。走,赶紧去问问刚那些人!”

 

结果自然是问不出什么,见他们死的蹊跷,张启山觉得这里一定有什么特殊之处。但应昊茗虽不通风水,而且也没有想好到底该不该让他们下斗,毕竟他知道此行凶险,而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对墓地还不如原来的齐铁嘴,只会是一个累赘。

可剧情它要走他也拦不住,三人往四周深入探索,凭张启山的敏锐还是发现了铁路和那个老人。

在镇里逮到那个老人,发现他家布满了枪械,老人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变携着他带他们去这些东西的来源地。距离那个房子好几百米应昊茗就感受到了那不可言说的恶臭,走到张启山身后跩下他的一角,面露难色的偷偷和他说:“佛爷,我肚子不舒服,我现在方便下,等下过来找你们成吗?”张启山瞄了一眼一角,看到他脸色确实有些苍白,“去吧,回来了就在这里等我们。”这反而让应昊茗有些不好意思了,没想到他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他满口答应,脚步急促的遁走了。他也没走远,在一个拐角蹲下看着他们走远的方向,想等他们一回来就马上过去,顺便想想等下该这么办。

 


评论(12)
热度(23)

© 三水王 | Powered by LOFTER